揭秘|从日常训练到战术安排 分析“利拉德时刻”背后的必然原因

2021-06-07 15:44:28 theringer {{info|html}} {{advert|html}}

达米安-利拉德在他13岁的时候就可以扔进绝杀球了,但这并不是他成为NBA关键时刻得分王的全部原因。要达到这一位置,除了技术的成熟,还需有其他一些东西。利拉德将和自己的教练以及队友一起,为我们揭开这一秘密。

利拉德的第一粒绝杀球出现在17年前,但那次绝杀最终没能为球队带来胜利。当时,奥克兰AAU队以两分落后对手,年仅13岁的利拉德扔进了一粒准绝杀三分,之后他兴奋地脱掉球衣表示庆祝。但利拉德高兴得有点早了,根据AAU的规定,球员在比赛场上是不能脱下球衣的,否则会吃到技术犯规,并给予对方两次罚球机会。利拉德的教练意识到了这点,跑到场上提醒他,但为时已晚。利拉德在电话采访中提到了这个时刻,他说:“当时比赛时间还没有结束,然后对方把两个球都罚进了,并借此战胜了我们。”

那次失利让利拉德扔进准绝杀的荣誉感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但那也为他今天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利拉德坦言,他从那场比赛中学到了很多。利拉德说:“我们整场比赛都处于下风,但我发现,当我打得更积极,更加坚决地站出来的时候,比赛情况会因此而改变。在我八年级和九年级的时候,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之后我明白了,我的行动可以改变比赛的结果,可以为球队带来胜利,这对我来说是个新的开始。”

13岁的那次绝杀失败只是开始,17年过去,利拉德已经成为NBA的头号关键先生。随着年龄的增大和比赛场次的增多,利拉德关键时刻的进球数快速增长。无论是常规赛的最后时刻,还是季后赛一锤定音的绝杀,关键球已经成为利拉德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标志。

从2013年起到现在,利拉德每个赛季的关键时刻(比赛最后五分钟且分差不超过五分)得分都能排进联盟前15,过去五年他的这一数据都位居联盟前10。而在本赛季,利拉德成为了联盟关键时刻的得分王,他在这一时间段总共拿下162分。ESPN的Kevin Pelton指出,本赛季,利拉德关键时刻的有效命中率高达61.4%,在所有关键时刻上场100分钟以上且使用率不低于35%的球员中,这一数据高居第一。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利拉德在每一场比赛里都会打出一月末对阵公牛那样的表现,但在关键时刻,利拉德已经无数次拯救了球队。因此,只要比赛陷入胶着,教练组和队友们都会尽力帮助利拉德拿到球权,他就是为这种时刻而生的,他有能力和自信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接管比赛,这也是开拓者的制胜法宝。但这样的能力并不是能够轻易取得的,通过和利拉德以及他周围人士的交流,我们了解了更多的情况,也对利拉德为此而付出的努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日常训练的重点:投篮和耐力

利拉德在训练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他不喜欢花时间去做无谓的事情,奥克兰高中男子篮球队主帅奥兰多-沃特金斯对此深有体会。高中时期,利拉德曾在这位教练手下打过两个赛季,但他对利拉德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却是在其毕业后发生的。在利拉德21岁生日,也就是2011年7月15日那天,他照常在高中体育馆训练。沃特金斯提出要请利拉德吃饭,并请他喝酒,但利拉德拒绝了,比起庆祝生日,他更希望把时间花在训练上。

即使已经毕业,利拉德每年夏天也都会回到奥克兰高中训练。除了自己的训练,利拉德还会时不时观摩校队训练,并给校队成员们一些建议。沃特金斯说:“利拉德会和他们说‘如果你打算过来训练,那就要拼尽全力。’利拉德希望队员们明白,高效率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在训练馆里待一个小时,然后高效训练30分钟,比在球馆里待三个小时却只认真训练20分钟要更加有用。

无论做什么事情,利拉德都保持着这样的心态。每个休赛期,他都会和长期合作的训练师菲尔-贝克纳一同训练,并试图改善自己的进攻技巧。进入NBA后,很多球员的进步幅度会变得不够稳定,但利拉德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不断精进自己快速投篮的水平,与此同时,他也会根据自己的现有水平不断练习新的技能,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全面。开拓者助理教练内特-蒂贝茨说:“一直做同样的训练会让人感到厌烦,但利拉德付出的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这让他在比赛中收到了回报。利拉德也不光是埋头训练,他一直很注重将训练中的内容运用到实际比赛里去。”

利拉德在日常生活中会做一些力量训练,还会看比赛录像。之后,他会去球馆进行训练,作为热身,他会在开始时进行投篮训练。利拉德一开始在禁区内接球投篮,然后会逐渐退后到三分线外。利拉德和贝克纳已经不知道这样训练了多少次,利拉德甚至说,自己闭着眼睛都能完成这个项目。到达三分线后,利拉德会开始定点投篮练习,为了强化下半身和核心力量,他会在双脚不离地的情况下投三分。每次训练,利拉德都会在不同的位置尝试各种各样的三分出手方式,后仰跳投、运球投、后撤步等等,命中200到300个三分球之后,这项训练才会结束。开拓者中锋恩尼斯-坎特对休赛期训练营的一个场景印象深刻,他说:“当时利拉德在练习半场三分,他的出手看上去非常轻松。我和教练组在一旁看着,我当时心想‘我也投两个算了,我这么高,还这么壮,应该也能这样出手。’但尝试之后我发现,我的出手甚至都碰不到筐,但这对于利拉德来说就像在练罚球一样,这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利拉德始终怀着一种谦逊的态度,他不会对已经取得的成就沾沾自喜,而是会专注于自身的不足并设法改正。他周围的人认为,利拉德的这种精神,不仅仅体现在篮球上,他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沃特金斯说:“利拉德就是这样的人,哪怕知道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他还是希望能更进一步。不单单是打球,烹饪、拳击、说唱还是其他,他都希望做得更好。他知道自己足够厉害,但他还是会努力进步,他相信自己的努力能带来回报。”

本赛季,利拉德已经成为了联盟中最好的关键先生,但他依旧想让自己更加出色。现在,利拉德已经可以在25英尺外自如地出手,但他在休赛期仍然努力扩大自己的射程。利拉德相信,只要付出足够多的努力,那么他在比赛的最后关头就无所畏惧。利拉德说:“那些成功的机会都是你自己创造的,你必须为那些时刻的来临做好准备。我知道自己在训练中付出了多少,所以我知道自己会从中受益。”

利拉德总是做好充分的准备来迎接比赛的生死时刻,但即便如此,他想要在那些时候轻易接到球都是非常困难的,更不用说在接球后扔出一记完美的投篮了。

绝杀前的重点:让利拉德接到球

虽然利拉德以关键时刻的大心脏而闻名,但有意思的是,他职业生涯投进的最关键的两粒进球,最初都并非是为他而设计

大一的时候,利拉德所在的韦伯州立大学对阵北科罗拉多。比赛的最后时刻,球队还落后三分,教练兰迪-拉赫给队内头号球星凯伦-麦考伊设计了三分战术,但他却被防得接不到球。这种情况下,利拉德得到了球,他通过掩护在25英尺外命中三分,帮助球队进入加时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进入NBA第二年,利拉德所在的开拓者在季后赛首轮迎战火箭。第六场最后时刻,开拓者在比赛还剩0.9秒时落后两分,主帅特里-斯托茨给核心拉马库斯-阿尔德里奇画了一个战术,但最后接到球的却是利拉德,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们也很清楚了,他亲手淘汰了火箭。

投进绝杀球后,拉赫和斯托茨都发现,在关键时刻将球给利拉德是更好的选择。但注意到这点的不仅仅是他们,对手也开始在比赛的生死时刻对利拉德严防死守,他们会对利拉德进行包夹,努力打乱他的节奏,尽量不给他接球的机会。斯托茨说:“阿尔德里奇走后,我们就开始围绕利拉德打球了。而我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让利拉德拿到球,之后要做什么,由他自己决定就好。”

为了让球更顺利地到达利拉德手中,斯托茨开始调整自己的轮换和战术布置。他通常会在第二节和第四节的开头让利拉德歇几分钟,这能让他有充分的体力来应对可能出现的关键时刻。如果情况允许,斯托茨会尽可能让利拉德获得一打一的机会,比起接球投篮,利拉德在运球单打时的出手感觉会更好。在暂停的使用上,斯托茨也做出了改变,由于对手会在暂停后重兵包夹利拉德,不让他接球,因此斯托茨在比赛的关键时刻有时会选择不叫暂停。但这样的选择是有利有弊的,今年3月份,开拓者对阵勇士,最后时刻球队落后一分,库里出手不中后,利拉德拿下篮板并投进致胜三分,这是有益的一面;前不久和太阳的比赛里,因为暂停用光,开拓者不得不发底线球,在利拉德被防得接不到球的情况下,只能CJ-麦科勒姆持球单打,但他却错失了关键投篮。

当然了,即使斯托茨选择叫暂停,他们的战术内容也是可以预见的,那就是怎样把球给到利拉德手上。助理教练内特-蒂贝茨说:“利拉德要尝试在不同的位置跑动,我们也要给他设计不同的角度,让他使用不同的动作。在那种时刻,利拉德不需要很多的出手空间,但最大的问题是怎样让他拿到球,获得出手机会。”

绝杀时的重点:场上空间

在比赛的关键时刻,空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当球在利拉德手中时,球队要尽力为他创造更多的球场空间。利拉德高中时期,球队主帅沃特金斯会使用“公寓”战术,来让利拉德获得单挑机会。大学时期,拉赫更注重用挡拆战术来让利拉德获得球权,他会让一名球员待在底线,内线球员则需要去弧顶给利拉德挡拆,帮助他接到球,拉赫将这种战术安排称之为“大拇指向上”打法。

拉赫最常用的,是一种叫做“四层公寓”的战术,利拉德的四名队友全都跑到底线,这样他就能获得单打的机会,在开拓者比赛的关键时刻,这一战术也已经出现了很多次。随着利拉德关键球能力的展现,对手在最后时刻会尽最大努力不让他获得空间。因此,利拉德需要其他射手们分散开来,这样他就能获得一对一所需要的空间了。这样的安排,也让开拓者其他球员的任务变得简单清晰。麦科勒姆说:“我也能够投篮得分,所以在关键时刻我能给他提供一些帮助。当然了,利拉德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战术安排。”

队内的大个子坎特和努尔基奇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需要为利拉德挡拆,需要互相掩护,需要时刻关注利拉德的位置,还要警惕进攻犯规。努尔基奇和利拉德之间的配合相当默契,他们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眼神或是肢体动作,就知道要让对方做什么。努尔基奇说:“利拉德持球的时候,我们赢球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所以我要努力为他提供掩护。我们经常会在场上沟通,关键时刻我们更会这么做。”

随着利拉德射程的扩大,开拓者的球场空间也更加广阔,这也让对手的教练组和大个子们感到更加棘手,因为他们不得不面对大量的高位挡拆,或是刚过半场的挡拆。努尔基奇说:“我现在刚过半场就要去给利拉德挡拆,他的射程太远了,对手不得不用尽一切办法来防守他,这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

因为利拉德容易被对手包夹,所以大个的挡拆能适当地解决他的压力。但如果情况允许,其他球员还是不要贸然参与到利拉德的进攻当中去,他一个人持球单打的时候,往往是成功率最高的。斯托茨说:“利拉德更习惯运球单挑,有球在手时,他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随心所欲地出手。”

蒂贝茨认为在弧顶持球的利拉德就像是一个四分卫,那个时候他有很多的进攻选择。利拉德可以和努尔基奇打挡拆,也可以直接一打一。但不管怎样,利拉德可以凭自己的意愿发动任何战术,球队上下对此也没有异议。斯托茨说:“大家都说想去投关键球,但真正愿意这么做的人很少,因为那意味着你要为出手后的结果承担责任。”

虽然利拉德在职业生涯早期就表现得非常出色,但没有人会想到他会成为联盟中最好的关键先生。现在,只要开拓者的比赛进入最后时刻,大家就会有一种利拉德要做些什么的感觉,有这种想法的除了他的队友和球迷,或许还有对面的对手们。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无法阻止关键时刻的利拉德。感觉到利拉德将要出手的防守球员们加大了自己的防守强度,给予了利拉德更多的压力。但利拉德扩大了射程,加快了出手速度,再次击溃了防守。麦科勒姆说:“每到那个时候,利拉德就仿佛进入了某种状态,无论是上篮,还是27英尺外的三分出手,他都能自如地完成。随着那些投篮的命中,我们拿下了比赛的胜利,就是这么简单。对他来说,得分太简单了,无论是运球挡拆,还是一对一单挑,他都能轻松得分。”

如果可以选择,利拉德会在三分线外45度角和弧顶之间的那块地方投最后一球,那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也是球队想让他拿到球的地方。利拉德在那儿的投篮感觉非常好,至于要在左边投还是在右边投,取决于比赛的具体状况。利拉德会根据比赛情况调整自己的出手选择,当然,在这一过程中,出手感觉也是非常重要的。利拉德说:“左边还是右边其实关系不大,我只是喜欢站在弧顶稍微偏一点角度的地方。当我站在那儿的时候,我能得到巨大的空间。我的一个队友站在强侧底角,其他队友可以站在另一侧的底角和45度角,这样对手就不敢轻易包夹我,我就能得到更多的出手空间。”

不过,不管站在那儿,或者站得离篮筐多远,把球扔进就是最好的结果。所以,利拉德会在休赛期努力练习远距离三分。绝杀雷霆之后,乔治曾说利拉德的绝杀球不是一个好的出手选择,但在队友坎特看来,那次出手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那就是利拉德的比赛方式。除了超远三分,利拉德在篮下的终结能力也越来越好,本赛季,他在距离篮筐三英尺的范围内能交出63%的投篮命中率。蒂贝茨说:“利拉德在面对防守者时可以选择突破或是直接投三分,防守者对此也很清楚。所以,利拉德也会适时地利用这点,他会让对手对他的动作反应过度,然后获得得分机会。”

据利拉德透露,他在关键时刻表现出色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条件反射,这来自于他的日常训练。利拉德在休赛期会进行大强度的力量训练,在训练得筋疲力尽之后,利拉德会继续练习投篮,这有利于他提高自己的耐力。利拉德希望自己能在四十分钟的高强度比赛后依旧能够从容出手,他明白耐力对于关键时刻的投篮有多重要。利拉德说:“那些训练对我的身体和大脑都是个考验,这让我能在关键时刻对自己充满信心,我相信自己能扔进那些球。”

利拉德在季后赛淘汰对手的两记绝杀球,是他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2014年和火箭的首轮第六场,他用0.9秒的一记接球三分,亲手将火箭送回了家。2019年首轮和雷霆的关键战中,他在自己最喜欢的区域迎着乔治投出了一记“糟糕的出手”,亲手击败雷霆。这些进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关键时刻的利拉德是一位多么出色的球员。利拉德说:“人们认为我的关键球能力很出色,这对我来说也是前进的动力。只要我想到,在关键时刻,我的对手在面对我的时候会恐惧,会想‘这家伙难道又要做些什么了吗’。想到这些,我就会想要重新回到那个时刻,那种感觉让人上瘾。”

绝杀后的重点:庆祝动作

利拉德不会再把脱球衣作为扔进绝杀球后的庆祝方式了,他在属于自己的时刻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庆祝动作——用手指点着手腕,宣告着利拉德时刻的降临。利拉德时刻现在已经是风靡NBA的一个词汇,它成了品牌、标签,甚至出现在了《太空大灌篮》的电影中。只要有开拓者的比赛,大家就希望看到利拉德时刻的出现。哪怕是教练和队友,都希望看到利拉德扔进绝杀球的场景。

利拉德的绝杀收获了队友们的高度赞扬,但他们赞美这位球队领袖,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关键时刻的表现。努尔基奇说:“他非常关心队友,我刚来这儿的时候,他给予了我很多帮助,我们之间的友谊迅速地建立了起来,我不再关注数据,我只在乎在赛场上是否能帮到他。我非常荣幸能成为他的好友,能在场上看着他扔进那些关键球,这比比赛胜负更加重要。”

但努尔基奇也承认,比赛胜负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利拉德也有着相同的看法。但在利拉德看来,能投进那些关键球不是所谓的奇迹,而是他日常训练后产生的必然结果。利拉德说:“我不怕失败,我出手投篮之后,可能会进或者不进,别人可能会赞扬或是批评我。我对此有心理准备,但我并不惧怕,我只想登上顶峰。”

乐趣可能藏在事情发生的过程中,也可能出现在事情发生之后。利拉德的绝杀就是这样,哪怕比赛结束,哪怕不在比赛场地,那种让人沉醉其中的感觉也不会消失。利拉德的教练和队友很幸运,他们体验过许多这样的时刻,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也许还要体验很多次。斯托茨说:“利拉德总是能把握住那些机会,我对此心存感激。当他扔进关键球后,其他队员们的反应和欢喜会让我也沉醉其中,这也许就是NBA的魅力吧。”

原文:Paolo Uggetti

编译:晴天

揭秘